注定有一天
我们会疏离吧
你总是去留无意的
而我,该拿什么祭奠
与你交汇时
绽放过的光亮
积蓄过的能量
唯有找一处静僻的所在
记录你,记录我自己

可是内心里
又多希望
我不是你人生的过客
我恰好出现在了对的时间
有能力做好你的朋友
你相信我,需要我
我不贪恋你,也不厌弃你
彼此陪伴不牵绊
远远近近一路处下去
这一处,
就是轻描淡写的一辈子

鸡枞与炸弹

收到朋友寄给我的鸡枞,
连连道谢表示欣喜,
默默藏起自己忌辣的事实。

当嘴上说没有辣日子该怎么过下去的时候其实心里明白,也只到无辣不欢的程度。
因此说没有你我该怎么过以后也是大写的矫情,会不快乐一阵子,也许很久一阵子,也许没那么久谁知道呢。

停药后第一次吃辣就立马毫不留情地复发,这样的疾病真是干脆到让人要爱上的程度。

对啊,不会总觉得自己背着一个炸弹但不知道会不会炸,会怎么炸,会不会炸死我,相比之下,你背着一个炸弹,炸不炸完全你说了算,难道不会爱上他?

那晚我为什么会转身就走,那句没说出口的话是:我背着个炸弹他没炸我却被恐惧炸聋了,怕以后会接连被一个根本没炸的炸弹炸瞎炸死,我第一时间选择了逃避。嗯,我错了。但我仍有自己的介意想跟你沟通。但这次不要急,慢慢来吧。

你说我骨子里根本不信任你,这算你的悲伤么?可这如果是事实,明明是我最大的悲伤。

评论

© L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