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定有一天
我们会疏离吧
你总是去留无意的
而我,该拿什么祭奠
与你交汇时
绽放过的光亮
积蓄过的能量
唯有找一处静僻的所在
记录你,记录我自己

可是内心里
又多希望
我不是你人生的过客
我恰好出现在了对的时间
有能力做好你的朋友
你相信我,需要我
我不贪恋你,也不厌弃你
彼此陪伴不牵绊
远远近近一路处下去
这一处,
就是轻描淡写的一辈子

刘毛毛见面故事之二

我在这里的最后一场讲座,讲得挺嗨,依然。

老唐,妈妈,婆婆都在家,叫我回,我内心深处不想回去,我更想见到你,听你讲故事。

约好骑行去公园的,临时变成往南往西。

我根本不认路,九点半后的某一刻坐在一片植物园旁边小憩,央求你讲故事。旁边道上有几只流浪狗在对叫纠缠。你说讲个狗的故事吧。

你带受伤的流浪狗毛毛去就医,你帮毛毛擦双氧水,你说它可能知道你在帮他治病,那么不舒服的姿势,它乖乖的。后来毛毛去小川姥爷家了,后来被送了外人。说到这里,你说你想念毛毛,想哭。

我多少有点手足无措,半开玩笑说那哪天我消失了你会想我吗?你转向另一个方向,不屑地笑笑,说,你说呢。我说不会吧,你也没有带我治过伤,也没…… 

“我给你治得伤还少吗?”

你转向我,满眼都是笑意。用这样一句话轻描淡写地打断了我。

你半夜陪我环湖,因为我在躲避现实不想回家面对支离破碎即将崩溃的婚姻,不想亲手断送。我央你陪我出去走走,你正在做的事儿何尝不是在给我疗伤。

我不能爱你。

我不能要太多。

评论
热度(3)

© L | Powered by LOFTER